《最后的绝地武士》配乐:在熟悉的旋律中,我看见那个熟悉的路克

  • 作者:
  • 时间:2020-06-10

《Star Wars:最后的绝地武士》,是所有星战电影配乐,包含外传,在新创主题动机的数量和格局上最单薄的,但另一方面,它也是主题动机含量最高,阵容最庞大的一集。虽然新创主题动机,只有合併在演奏曲目〈The Rebellion Is Reborn〉中的〈Rose Theme〉与〈The Last Jedi Theme〉,但在配乐裏几乎是前四集主要主题动机的大会师。来自四、五、六、七集的其他十四个主题动机齐集一堂,盛况空前。

这是源于《Star Wars:最后的绝地武士》的重点,不是新人物的登场,而是经典人物的新际遇与情境的颠覆。乐迷可能无法满足对新主题的期待,但John Williams式电影配乐的精湛构思与布局,依旧展露无遗。

原声带一开场的,就是我最不满意的曲目〈Main Title and Escape〉,这首曲子根本不该只有七分钟。在经典序曲揭幕后,John Williams随即以急促的铜管切入抵抗势力的撤退,Kylo Ren的主题紧跟在后,伴随着无畏号雄伟的军武乐句登场,展现第一军团大军压境。然而Poe出场叫阵的音乐被删去,我们听到Poe的X翼在反抗军号角扬起后直捣黄龙,却少了Poe的主题那一记帅气的回马枪。音乐直接跳接抵抗势力的进行曲,展开连串热烈的动作音乐,描写TIE战机与A翼机队交火,最后以浩大而沈重的语调,原力主题的叹息,陈述轰炸机队的牺牲,无畏号的毁灭。

John Williams将Kylo Ren主题,反抗军号角,Poe的主题,变奏自前集的动作铜管,抵抗势力进行曲,与原力主题一一陈列,穿插无畏号与轰炸机队的音乐元素,层次丰富稳健,每个戏剧时刻都被精彩提点彰显,进了原声带却被裁剪的残缺不全,十分可惜。只是回想我小时候听《帝国大反击》(The Empire Strike Back)录音带的时代,整个霍斯撤军也只收录了几分钟的片段,算是比下有余,只好静待哪天完整版音乐推出了。

我介意〈Main Title and Escape〉的不完整,另一个原因是它裁切了Poe的主题最初登场时的英雄姿态,在曲目〈Main Title and Escape〉,〈The Supremacy〉,与〈The Battle of Crait〉中,虽然可见变奏自前集,Poe的空战主题动机,但Poe的主题相关段落多未收录于原声带,比如出现在电影后段,Poe带领大家找寻出路时的音乐。

原声带只有在〈Peace and Purpose〉中,可以听到一小段Poe的主题,相对沈稳典雅的变奏。原本John Williams呼应故事,从闪亮的英雄铜管,写到最后Poe向Rey自我介绍时,转为温文的絃乐,Poe的音乐形象从一个耀眼的英雄,变成一个可靠的领袖,结果这番心思成为原声带的遗珠。

星战电影中,从来不曾有哪一个人物,哪一场决战,像《Star Wars:最后的绝地武士》里的路克这般壮烈魔幻,唯美深情,John Williams的新主题,其中之一是为路克写的。路克的音乐在本集相当複杂,累积了原来的路克主题,原力主题,出自《绝地大反攻—Return of the Jedi》的〈Luke And Leia〉,出自前集《Star Wars:原力觉醒—Star Wars:The Force Awaken》的〈The Jedi Steps〉,以及新的〈The Last Jedi Theme〉,然而音乐的气质越来越迷惘。

曲目〈Ahch-To Island〉,以〈The Jedi Steps〉延续前集神祕悲伤的氛围,走向路克避世之谜,结果乐风一转,变得困惑而古怪,路克成为一个不可捉摸的厌世老人。昏暗的原力主题中,Rey的旋律依然飞扬明亮,路克的新主题却是一种优雅却茫然的放逐步调,他过着看似规律,原始,却无所事事,没有目标的生活。我觉得这是个很不容易用音乐掌握的情境,不知怎幺John Williams却捕捉到一种不至于黯淡无光却明亮不起来,但也不流于空洞无趣的位置。而John Williams将这个主题和新人物Rose的主题,结合成演奏曲目〈The Rebellion Is Reborn〉,形成不错的化学效果,但我还是先回说路克。

路克的自我流放起因于Kylo Ren的沈沦,虽然Snoke或Kylo Ren自己才是主因,但路克当年的脆弱,无疑也坚定了Kylo Ren的恐惧与残酷,将他往深渊再推一把。路克自责甚深,在绝地圣地苦思无解,只看见了绝地武士长年累月的骄傲与错误,于是失志度日,甚至自外于原力。不过我们在最终时刻,见识了路克的强大,他穷尽洪荒之力,以横越星际的幻术迎战Kylo Ren。交手过程为了掩藏玄机,他避免与Kylo Ren接触,Kylo Ren竟也一时难以近身,足见路克实力雄厚,战技精纯。

这样的路克何以不能刬除Kylo Ren?我想终究还是人性亲情,就像多年前那个夜晚,路克看到了Kylo Ren的阴暗,也许路克一直是对的,但Kylo Ren毕竟不像当年已铸成大错的安那金 ,路克无法像欧比旺那样大义灭亲,反而为自已冒然引动杀机懊悔不已,而今Rey对Kylo Ren的感受有别于路克的了解,路克也许仍感迟疑,但Rey的出现与尤逹的指引,给路克带来新的领悟与救赎。

〈Old Friends〉的前段,原力主题,路克主题,与莉亚主题充满温柔旧情,重现了星战最初的因缘际会,路克主题在新一代的星战电影音乐中,由于其明亮昂扬的本质,常被用来当成机器人角色的主题动机,这个段落即描写R2D2以莉亚当年求助欧比旺的讯息,劝进路克帮助Rey。后段则以深幽悬疑的气氛,交织了Rey,Kylo Ren与The Last Jedi Theme等主题,描写Rey与Ren的神祕连结与路克的犹疑不定。

而〈The Sacred Jedi Texts〉的尤达主题则相当动人,它的编曲类似当年的演奏版,不过尤达主题当时并没有以此面貌出现在配乐裏,类似的状况还有〈The Supremacy〉中的莉亚主题,以及〈The Spark〉中的路克与莉亚。John Williams的星战主题演奏版,和配乐中实际出现的表现手法,通常有若干差异。我不知道是John Williams早在多年前,就看见了这些人物的某种气质,呈现在演奏版中,还是本集编导特意为这些原来在电影外的音乐保留空间。总之,这是这些主题首次以这种编写出现在电影中,而且气氛异常感人。

有时人在心灰意冷,茫然无措之际,听到一个师长或老友像尤达那般对你说:小天行者,我真想念你,你怎幺还是老样子啊!真是颇为受用。尤达在平静豁达的音符中,指引路克面对失败,这个主题在系列电影中,从来不曾如此亲密感人,至于尤达的绝地英灵召唤落雷,将绝地古籍付诸一炬是否有违电影的原始规律,我早已不以为意,毕竟尤达何许人也,其英灵做得到的事,何以其他人就可以?何况不过是引雷劈一棵树而已,也不至于就可以凭英灵这招扭转世局,把星战电影变成神怪片吧。

路克的抉择一如最后的欧比旺,但情感更深刻,就在于他在最后决战中向Kylo Ren说:我不会让你杀我,因为如果那样,我就会像韩一样纠缠你一辈子。路克寄望Kylo Ren的黑暗之路仍有挣扎,不愿再加深他的痛苦,使其更加沈沦,这是路克对Kylo Ren,最后的期许与关爱。然后路克向Kylo Ren道别:See you around!在银河彼端的双星夕阳下,他形体消散,长衫飘落,我们知道他就像欧比旺向Darth Vader说的:将我击倒,我会变得更强大!他日路克若以英灵形态出现,引领Rey甚至是Ren,我并不觉得意外。

路克历程的高潮落在曲目〈The Spark〉,是最精彩动人的曲目之一,抵抗势力大势已去,孤军无援,沈落无望的音乐中,路克与原力主题悠然现身,路克与莉亚的主题缓缓流动,诉说两人的重聚。戏剧与真实人生的情感虚实交错,有时让人分不清是路克或马克,在和莉亚或嘉莉说:你的样子看起来很好。

这句话,就像替锺爱星战电影的影迷,向永远的莉亚公主说的。我想最好的致意,不是如何在电影中隆重送别,而是在她依旧在世时,让她像这样再当一次稳重亲切,大器美丽的公主。音乐在路克将韩索罗挂在千年鹰号上的金色骰子(附录)放在莉亚手中时,由路克与莉亚的旋律,转换成韩与莉亚的〈Love Theme〉,一切尽在不言中。然后音乐能量开始颤动累积,路克一夫当关,走向第一军团的火力与Kylo Ren的仇恨。这个段落的旋律结构近似帝国进行曲,但我觉得应该只是雷同,不是暗指路克的力量源自黑暗。

接下来的〈The Last Jedi〉,原力主题的管絃与人声编写充满深刻情感,在路克向Kylo Ren诀别时达到高峰而淡淡散去,Kylo Ren的主题雷霆万钧,既惊且怒,发现自己只是攻击一个幻影,管絃语法犹如当年目露凶光,杀气腾腾的安那金。

〈Peace and Purpose〉的原力主题,重现当年双星夕阳余晖为路克送别,彷彿带着路克与影迷回到塔图因的沙漠,那个对原力充满希望遥想的时刻,接着Kylo Ren的主题以黑暗的进行曲式进场,宣告属于他的时代,他拾起韩索罗的金骰子,看着它消失无踪。Kylo Ren弒师杀父,斩断过去的一切登上巅峰,他的作为多少对应了新一代星战电影,对过往星战元素的颠覆甚至破坏。

这些安排引发影迷观众火热论战,然而,在我看来许多事情并无不可且言之过早。我们看到接下来的Poe,向Rey介绍自己,他的音乐气质已经变得端庄沈稳。Rey的主题与原力主题交织,感叹路克的离去,她问莉亚:我们要如何在这片废墟中重建一切?莉亚微笑以对:我们需要的,都已经有了。反抗军的号角在感伤中再次扬起,我想那些为新一代星战电影的改变而激烈争论的影迷,可以等两年再下结论,因为我们不只有要让过去的一切死去的Kylo Ren,我们还有Rey。

曾经在Rey这个人物登场时,大家觉得她就像女版的路克,但我一直不大同意。我想John Williams是最理解Rey和路克有何不同的人,他为俩人写的主题质感差异很大,Rey的主题优美勤奋而坚强,但同时孤单而寂寞。如今我们终于了解Rey的孤寂因何而来,与Kylo Ren居然如此相似,仅管Rey是无名小卒,Kylo Ren是天之骄子,他们都被亲人背叛;或者,以为自己被亲人背叛,但他们面对这种失落的心态完全不同。

《最后的绝地武士》配乐:在熟悉的旋律中,我看见那个熟悉的路克《最后的绝地武士》华特迪士尼影业发行

Rey的身世在Kylo Ren口中,只是拾荒者为了酒钱卖掉的女儿,他们早已葬身不毛之地。Kylo Ren的了解来自Rey,可能是她的年幼记忆,可能是别人告诉她的说法,也可能,是她给Kylo Ren看的东西,但别忘了Kylo Ren攻不进Rey的心防也不是第一次了。我其实并不太在乎Rey的出身是否如Kylo Ren所说的一般不堪,是或不是,并无损于建构Rey和Kylo Ren的相似与对比,但我对这个说法确实颇有疑惑。

原因是在前集中,Rey接触到路克那把来自安那金,曾经为Kylo Ren持有的光剑时,所出现的儿时记忆或幻象。那时年幼的Rey泪眼望着一驾飞行器远去,气氛似乎不太符合Kylo Ren的说法,否则也许Rey应该在贾库找寻亲人,而不是镇日仰望天际等待亲人的身影。

Rey的主题在本集配乐比重很高,不乏有别以往的编曲笔法,如〈Ahch-To Island〉,〈Lesson One〉,而更多部份,Rey的主题与Kylo Ren,黑暗神祕,甚而失落悲伤的情境有所连结。如〈Lesson One〉、〈Who Are You?〉、〈The Cave〉、〈A New Alliance〉等曲目。Rey与黑暗接触,反而自觉感受到黑暗中犹有光明,路克认为那是危险的误解与圏套,Rey与路克争执后选择离开。这一点,Rey确实犯了错,她与Kylo Ren的连结来自Snoke的阴谋 ,她与Kylo Ren在某些方面互相理解,但终究选择不同的道路,短暂的相知与联手,只是一场误会。

《最后的绝地武士》配乐:在熟悉的旋律中,我看见那个熟悉的路克《最后的绝地武士》华特迪士尼影业发行

Kylo Ren的主题和前集一般深沈凶暴,而在角色上,Kylo Ren似乎比前集更符合John Williams为他创作的音乐。Kylo Ren的心机与谋略开始展现,他洩愤式的举止,也不似前集一般浅薄,他像前集一般破坏设备,实际上是毁掉他的头盔,一个被期待,或自我期待追随Darth Vader的形象。他利用Rey发动政变,城府犹在大意的Snoke之上。Kylo Ren自诩六亲不认,斩断过往,但他一直停留在对过往的仇恨中,也无法对莉亚痛下杀手。

〈The Supremacy〉这首曲目中的Kylo Ren很有意思,他追击莉亚的舰队,狂风暴雨般的飞行技巧,在John Williams的连密絃乐下,居然有几分韩索罗在《帝国大反击》裏驾驶千年鹰号的神韵。这首曲目的另一个重点是莉亚的主题,John Williams以演奏版最高潮唯美的段落,描写莉亚起死回生的情境,这个编写的钢琴段落,John Williams也特别编进终曲,对应片尾对嘉莉费雪的追思。斯人已去,但电影的梦幻可以在另一个时空将她挽回片刻。

Snoke是我觉得本集最欠缺交待的角色,从他连结Rey与Ren的手法,以及他使用原力的技巧,他显然是个强大的西斯。John Williams也一直使用西斯风格的低音男声来代表他,在〈Revisiting Snoke〉中,Darth Vader的主题幽幽浮现,描写Snoke对Kylo Ren难成大器的失望。在Snoke逼供Rey时,John Williams直接使用了西斯大帝的主题,是否意有所指,我希望将来会有答案。这段音乐,以及Rey登上Snoke船舰时的炫技铜管,皆未收录于原声带。至于Rey和Ren联手对战红甲卫兵的〈A New Alliance〉,我觉得动作音乐的表现不如影像来的精采有型。

John Williams本集新角色的主题旋律,主要落在Rose,她有一种单纯的理想性,不贪生怕死,也不轻言牺牲。这个主题的开头有些神似安那金主题,气质纯真,但它是一个不同的旋律,更加明亮甚至有些梦幻。演奏曲〈The Rebellion Is Reborn〉中,将Rose的主题编写得非常优美,而且和漫游的〈The Last Jedi Theme〉,音乐性相当契合,但John Williams合併这两个主题的精神含意并不明确。

〈Fun With Finn and Rose〉是这个主题的登场,带有喜趣气质,〈The Fathiers〉则是以此主题为主轴的动作音乐,除了Rose的主题,John Williams也写了一个比较活泼的动作主题。在音乐气质上,不难发现这场动作音乐比较开朗浪漫。对Rose而言,释放受虐的太空马,践踏建立在压迫奴役弱势上的华美城巿,应当不仅仅是一个冒险,而是一件满足而喜悦的事。赌场中的音乐〈Canto Bight〉,则是首部星战电影,外星人爵士音乐的复刻,风格喜感热闹,红花解码大师出场的复古爵士乐句,曼妙华贵,则未收录于原声带,是否取自既存音乐尚待查证。

不少人对Rose与Finn的故事支线颇有微词,尤其认为他们的感情发展突兀而不合理,但我倒是觉得,究竟爱情有什幺道理?究竟要符合多少条件?什幺条件?一个女孩对一个男孩心动,才算是合理?合谁的理?坦白说我觉得要求爱情要合理,本来就不真的合理,我们身边难道没有跌破旁人眼镜,悄悄发生的感情吗?我也不知道哪些标準可以判定莉亚与韩,或者帕米与安那金的爱情,比Rose和Finn更合理?我想也许等到下一集Rose醒过来,她再来告诉大家她的吻是不是爱情?如果是,她又是什幺时候,爱上Finn这个让她的英雄崇拜差点幻灭的偶像。

但无论如何Finn的成长来自Rose,与Rose初识之时被误解为逃兵,因为他的行为看起来像,他也有此前科,只是在不同的阵营,同一件事得到了叛徒与英雄的两极评价。他与Rose的任务功败垂成,抵抗势力因而伤亡惨重,指挥官荷朵不得不执行自杀任务以保抵抗势力。荷朵是个穿着晚礼服的女性舰长,她的惊天一击,则与《银河英雄传说》中,杨威利瞬时瓦解同盟终极武器女神首饰有异曲同工之妙。

John Williams的配乐手法还原首部星战电影的死星之役,以紧急的管絃音乐逼近目标,在攻击当下放空音乐,再以相对轻巧的编制带回攻击后的战场,只是以往的星战电影迎接胜利,本集故事则收拾残局。荷朵的攻击音乐只有少部份出现在曲目〈Chrome Dome〉,在终曲中才呈现比较完整的篇幅。〈Chrome Dome〉主要的内容则是描写Finn单挑法斯玛队长,战士乐风类似Rey与Kylo Ren对战红甲卫兵,以强悍打击推动冷峻铜管。Rose在此刻应可釐清她对Finn的误解,但也看到了Finn的愤怒。

Crait行星一役,Rose同样冒生命危险推开打算捨身就义的Finn,告诉他打赢战争(或是牺牲生命)不该只凭仇恨敌人,而是为了保全所爱。这个观点对在风暴兵部队中成长的Finn,大概前所未有,他心中感受的震撼,也许不亚于火炮攻破叛军基地的力道。〈The Battle of Crait〉结集原力主题,抵抗势力,Rose主题,穿插具有速度感与灵活性的动作乐句,加上反抗军号角,首部星战配乐千年鹰空战的动作乐章,以及Rey的救援,是动作音乐的高潮曲目,Finn的决绝与Rose的干预,则以人声絃乐营造出动人的情感。

《Star Wars:最后的绝地武士》是一部每个人物都节节败退,却又重新成长的电影,许多情境似曾相识,结果却不如过往邪不胜正,尽如人意。这些安排是否刻意謿讽,推翻过往的星战精神?我觉得依此兴奋星战精神破旧立新,或气愤星战精神崩解毁损,都不大必要。我们在星战电影中曾经有过传奇,天时地利人和的完成万分之一成功机率的任务,那些战役并非畅行无阻,轻而易举。

传奇的成就当然激励人心,但即便把故事着眼于失败的那万分之九千九百九十九,这样的故事同样值得一提,这些述说也不等于那万分之一的传奇不切实际,应该抛诸脑后,因为没有对传奇的嚮往与坚持,纵有星火也难以燎原。

终曲开场的路克主题,以床边故事般的轻巧语调诉说路克以一敌百,气氛令人联想起许久以前,在伊娃克村庄诉说英雄事蹟的C3PO,故事与神话只是一线之隔。有些影评称《Star Wars:最后的绝地武士》有如星战系列的《黑暗骑士》(The Dark Knight),精神相通之处便在于此。高谭巿要学会不能只是依赖蝙蝠侠,但蝙蝠符号是激励希望与力量的火种,就像遥远银河的绝地武士,光剑,与反抗军的标记,仍然在黑夜中照亮受苦的心灵,哪怕只是星星之火。

本集的终曲内容包括Rose主题,致意嘉莉费雪的公主琴声,〈The Last Jedi Theme〉,〈The Battle of Crait〉的片段,其间包含Rey与千年鹰的救援,并且穿插尤达主题与荷朵的攻击,最后以Rey的主题淡出。以音乐表现的观点来看是不错的作品,但如果以戏剧内容的观点来看,会觉得情节零散,似乎没有明确的故事轴心,整体来说是抵抗势力的冒险挣扎大结集。

《Star Wars:最后的绝地武士》令影迷看法两极,互相争议它是不是部好电影?像不像星战电影?对我而言,这两者无法切割,因为我认为任何一部星战电影,在欠缺星战的精神与元素之下,它的好根本无法成立。当然,有些元素也是它们共业,比如太空中的音效,或是在无重力环境投弹轰炸一类。

至于什幺是星战精神与元素,在不同的人心中可能有若干差异,争议因此而起。对我而言,那其实是表示星战的内容,一向很多元。究竟什幺样的星战电影才是标準的?在我看来,八集星战电影都有某些共同点,也各自有其特色,我不知道哪一集才叫黄金标準,可以依其评断,不像它的星战电影就不算星战电影,或不算好的星战电影。比如每一集的光剑战斗风格都不同,那幺是哪一种光剑战才像星际大战?我当然喜欢那些更花俏炫技的武打,但我一直最喜欢的光剑战是《绝地大反攻》的父子之战,它兼具感情张力与视觉美感,就像路克与Kylo Ren。

至于John Williams的原声带,我喜欢它的每一个时刻,更希望能拥有更多更完整的内容,但也不能免俗的,有些可惜John Williams无法给我们更多新的音乐。尤其是在不久前,才听到他在《亲爱的篮球》(Dear Basketball)中的完美演出。这是他在完成《Star Wars:最后的绝地武士》后,利用同一个乐团与录音机会,顺便创作录製的动画短片配乐。

我认为《Star Wars:最后的绝地武士》的新元素略差一着,但对于这部电影,John Williams仍然运用旧有的星战主题,给出符合需求,几近完美的音乐。没错,在这个故事裏,路克变了,但是当尤逹与路克并肩而坐,路克与莉亚绝境重逢,或是双星夕阳再现,在熟悉的旋律中,对我来说,我还是看得见那个熟悉的路克。只是听到这样将星战主题倾巢而出,又见到前一辈的星战人物陆续退场,我不免要深深企盼这不要是John Williams準备世代交替的告别作,至少,为我们再停留一集吧!

附录

在1977年《Star Wars:A New Hope》中,千年鹰号的驾驶座上方挂了一对金骰子,当时的设计师Roger Christian在他的自传中,提到灵感是来自哈里逊福特和乔治鲁卡斯。因为在他们两人合作的第一部电影,也就是乔治鲁卡斯的导演处女作《美国风情画》(American Graffiti)里,哈里逊福特的车上挂了一个头骨吊饰来反映角色的性格。设计师本来打算直接使用这个吊饰,但觉得头骨太摇滚风格不适合星战电影,所以改成骰子,比较符合韩索罗的赌徒性格。之后也才有韩索罗用这对骰子在赌局中,赢走了本属于蓝多的千年鹰号的说法。

这对韩索罗的骰子本来只出现在星战四,是场景设计师、哈里逊福特、乔治鲁卡斯之间小小纪念。后来2014年拍摄星战七时,JJ Abrams决定还原这个设计,在E bay上向一个星战迷买了一对24K金的骰子挂在千年鹰号上,这个金骰子在星战八成为韩索罗的象徵。我认为它也很可能出现在新的韩索罗电影。韩索罗独立电影的导演朗霍华为童星出身,他是当年《美国风情画》的另一名主角。

莉亚最后并没有真的带走韩索罗的金骰子,它遗留在叛军基地,被Kylo Ren拾起而消失,我想这多少暗示其实莉亚知道路克和骰子都不是真的。我认为看穿路克的还有C3PO,所以路克向他眨眼示意,他们都没有拆穿路克,而路克的最后一战,真正看似接触的人也只有莉亚。

完整曲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