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法改革国是会议总整理:倾向「陪审制」、改变「恐龙法条」

  • 作者:
  • 时间:2020-06-24

(中央社)

司法改革国是会议总结会议今天登场,在综合建言时间,每名司法改个委员有三分钟时间可陈述主张。总结会议在今天上、下午的综合建言时间,共有55名司改委员登记发表看法。

置监督机制,别让10个月的讨论变成一场空

司改国是会议第4分组委员、台南地方法院法官陈钦贤说,国是会议是一个谘询会议,决议对政府来说没有拘束力,完全看权责单位是否买单。而所有司改委员没法接受的事情是,大家用心讨论的决议,最后却被淡化、甚至消失。

司改会议第2分组委员、台北律师公会理事长张菊芳说,在司改决议上,希望政府以制度建立一个监督机制,才不会形成「决议完毕,执行端仍没有执行」的状况。

但民主进步党立法院党团书记长李俊俋今天受访时说,不会把司法改革国是会所作出的结论照单全收,比如「人民参与审判法」草案,党团的意见与司法院送进来的案子不同,会以党团的意见为主。

人民参与审判,倾向陪审制

司法院秘书长吕太郎今天表示,人民参与审判是重大司法改革工程,人民参与审判法草案预计年底完成、明年上半年司法院院会通过后,函请立法院审议。

针对人民参与审判法草案,李俊俋说,如果党团的意见是陪审制,但司法院送进来的案子是参审制,那还是会以党团的意见为主。

中国国民党立法院党团副书记长吴志扬则表示,国民党过去是主张先试行观审制,至于现在讨论的参审与陪审两个制度,就待法案送进立法院后,在进行讨论;他也说,党团内目前没就此事进行讨论。

至于是支持参审制还是陪审制,亲民党立法院党团干事长陈怡洁说,他们立场就是党主席宋楚瑜在社群网站脸书上所说的,建议推动陪审制。

订定妨害司法公正罪,去除「官场的癌症」

台湾基隆地方法院检察署检察长陈宏达在下午的综合建言时表示,司法最重要的核心价值是独立性,没有独立就没有公正、公平、信赖与尊严,目前在司法实务上影响独立的因素是钱与权。

陈宏达说,目前有关金钱介入司法问题,有严格法律规範,且民国99年有数波侦办,风气有所改变,但政治关说阴影在民众心中挥之不去。关说是官场的癌症,关说践踏司法案件的公正性。

陈宏达表示,他在分组会议提案订定妨害司法公正罪,包括妨害司法调查及执行罪,希望划出政治人物应该遵守的红线,建构司法人员及未来参与审判人民,免于不当干涉的防护罩。

台湾澎湖地方法院检察署检察官吴巡龙也说,要达公正司法的目的,法律不仅要规範检警的侦查行为、法院审判程序,对被告及第三人妨害司法的行为,也要做合理有效规範。

他表示,在台湾经常会发生被告湮灭证据,部分政客关说司法案件,施压司法人员,金融机构把司法机关调取交易明细的讯息透漏给犯罪嫌疑人,这些会妨害司法达伸张正义的目的,在美国都是严重犯罪,但台湾却没有规範,因此有必要增订妨害司法公正罪。

有时候,不是法官「恐龙」,而是法条有问题

交通大学科技法律学院教授兼副院长林志洁在综合建言时间表示,司改国是会议包括「人、制度与法律」的改革,一个会议要让人民有感,就是改变法律制度面。

她强调,民众常会批评判决,但事实上,有时是法律制度害了判决,这时候去改革法官、检察官,其实一点用都没有。

林志洁举例,一名18岁少女若被强姦怀孕或因遗传因素要堕胎,但父母等法定代理人因宗教因素不允许,少女只好寻找密医非法堕胎,结果这名医师最后被判非法堕胎罪,大众最后再来批评法官是恐龙,这样正确吗?不正确,因为这是优生保健法的问题。

林志洁又以「通姦除罪化」为例,通姦有罪受刑人的女性比例大于男性,加上告诉人可以对配偶撤回告诉,却不能对相姦人撤回,并不符社会现实与性别平权。

为了解决这个状况,只要修改刑事诉讼法条文中的不平等现象就能解决,如此重要急迫,又能让人民有感议题,若没有放在分组决议归纳中,不是相当可惜吗?

检察官、法官也过劳,影响案件品质

法务部参事陈瑞仁建议减轻检察官、法官的案件负担,且给予强制处分权。

法务部参事陈瑞仁在综合建言时表示,检察官与法官面对个案,最大问题是案件太多。他认为,如果检察官一个月承办超过40个案件,品质会下降,但现在每个检察官平均每月办80件,如何减轻案件负担、拉高品质,是努力方向。

陈瑞仁认为,司法不能成为无牙的老虎,司法要扮黑脸,虽然司法要亲民,但不是要当烂好人,应该给检察官与法官强制处分权。

法官毛松廷则呼吁应该有司法的前瞻基础建设,投资更多资源到司法。他也说,制度再怎幺改,人没有落实,再怎幺改也没有用,且司法改革不要一竿子打翻一条船,否则恐导致认真的检察官与不认真的检察官互相拥抱,降低司法反省能力。

台湾高雄少年及家事法院法官李明鸿也说,每名法官平均一天要生产2件判决,除此之外,还要开庭、阅卷,在此负担下,不敢说週休二日,大概也没办法一例一休,对裁判品质是否正向,请大家正视法官工作负担。

台湾桃园地方法院法官毛松廷呼吁大家摘掉对司法的有色眼镜,对司法的印象不要停留在过去30、40年的错误认知,例如有钱判生、无钱判死等。

毛松廷也呼吁正视司法人员劳动正义,昨天台中地方法院有法警举办为司法改革守夜的活动,他希望总统蔡英文可以去台湾法警公会脸书看基层司法劳动人员的心声,过劳的不只法官、检察官。

他说,司法为人民提供服务越来越多,但资源却没有相应的增加,应该有司法的前瞻基础建设,投资更多到司法。

不只要惩罚加害人,更该保护被害人

以民间人士身分成为委员的小灯泡妈妈王婉谕表示,司法人权包含被害者家属的权利,过去司法程序偏向犯罪追溯,对被害人和家属在程序和实体上保护不足,分组会议时已拟定草案,纳入诉讼参与、资讯谘询权、陈述意见权等,过去院检警在程序给她很大帮助,但这些不该是偶而礼遇,她非常希望明年两月这项草案如期送审。在犯罪被害人保护机制部分,王婉谕说分组会议讨论到包括组织设置、平台建置、结合警政社福医疗机构成为被害者和家属的单一窗口,制定被害人保护基本法,但可惜司法院和法务部的回应没看到明确落实的可能和期程。

儿少保护单一部会做不来,应成立跨部会办公室

台湾基隆地方法院调查保护室主任调查保护官王以凡说,民国102年年初,桃园少年辅育院少年买泓凯被虐死,她和其他少年司法工作者第一时间进入桃园和彰化少年辅育院,检查每个孩子身体有没有伤口,她看到孩子身上有黑青、鞭痕、蜂窝性组织炎。

王以凡说,社会怎幺对待孩子、孩子就怎幺对待这社会,儿少议题不是司法院或法务部单独能做的。最好是不要让小孩进辅育机构,让社区资源辅导他们。因此需要由中央高度的单位整理资源,她希望总统责成行政院设立「儿少保护办公室」,统整司法院、法务部、卫生福利部、劳动部等部会的资源和人力。

司改会议第1分组委员、中华民国儿童权益促进协会理事长王薇君也说,对于儿少议题,都一直被人当作大旗,只在选举时被拿来当大旗,挥一挥就没下文;儿少议题不只是法务部、司法院的事情,更是跨部会的事情,需要行政院层级的单位汇整各层级,为儿少团体做点事情。

延伸阅读:司法改革总结会议:公开起诉书、法庭直播,让民众跟司法更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