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纯如:我算什幺?只是看档案而已

  • 作者:
  • 时间:2020-07-08

第一本以英文撰写「南京暴行:被遗忘的大屠杀」的已故作者张纯如,获马英九总统颁发褒扬令,她的父母张绍进、张盈盈昨天接受联合报专访表示,张纯如看了太多日军杀人强暴档案,身心压力极大,她曾问女儿,「妳还要写吗?」张纯如说,「当然要写,我算什幺?我只是帮她们看档案而已!」

张纯如于一九九七年完成此书并获奖无数,七年后举枪自杀。母亲张盈盈书写「张纯如:无法遗忘历史的女子」追忆爱女。

张盈盈说,女儿就是太认真投入,身心产生极大压力,晚上睡不着、作噩梦、大量掉髮。但女儿自杀绝非为此书,「她始终以此书为傲!」追索女儿最后人生,主因当时书写二战美军在菲律宾的压力,加上体力透支,又听医嘱服了不适华人的过量镇静剂,「突然崩溃了」。

「每次想到她去世就好像又揭一次伤疤,血还在流。」张盈盈说,揭伤疤很痛,她仍写书追忆女儿,原因是有人草率指张纯如很早就有精神疾病,「我很生气,完全不了解纯如」,女儿最注重真理,竟被人误解,「我一定要出来讲。」

摘自《联合报》张纯如:我算什幺?只是看档案而已


张纯如:我算什幺?只是看档案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