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的帝国军人:蒋介石与白团》:蒋介石的一生,反映近现代中

  • 作者:
  • 时间:2020-06-10

《最后的帝国军人:蒋介石与白团》:蒋介石的一生,反映近现代中

在这篇序文的开头,我想先坦白承认一件事,那就是台湾史的複杂性,以及其中所包含的种种悲剧意涵,对于像我这种位处于外部研究台湾的人而言,实在充满着难以抗拒的魅力。对于受大和民族压倒性的支配、走在「万世一系」这种世界绝无仅有的线性历史轨迹上的日本人来说,在台湾这个并不算大的岛屿上,那充满着民族、族群、政治势力、外国(当然也包括日本)彼此纠结交织关係的近现代史,确实是令人由衷感到惊歎不已的。

在我看来,白团的存在,正是这种台湾複杂性的象徵,而受到这种複杂性所深深吸引的我,在求知之心萌生下所诞生的成果,正是这本《最后的帝国军人:蒋介石与白团》。

台湾,在今年正逢开战一百二十週年、蔚为话题的甲午战争中,随着清朝遭到击败,被纳入了日本的掌中。对于这样的清朝感到失望、投身革命的年轻蒋介石,从日本学习了相当多的事物。尔后,蒋介石成为中国的领导者与日本交战,并打败了日本,但随后却又遭到毛泽东击败,狼狈地逃到了从日本手中收复的台湾岛上。就在这种局势下,以台湾为据点的蒋介石,为了抵抗共产党「解放台湾」的攻势,从日本号召了过去曾与自己交战的旧日本军人,并将重建一度土崩瓦解的军队之重责大任託付给了他们。

这种充满着层层矛盾的关係,究竟该从何开始釐清才好呢?白团的存在,或许正是解开这层迷雾的最佳素材吧!

正因为其间的关係是如此错综複杂,所以解明的作业也相当耗时费力。我对「白团」这个名称有些神祕的集团产生兴趣,是始于二○○八年夏天在美国史丹佛大学进行研究的时候。当时,我在阅读蒋介石日记时发现了许多有关白团的记述,于是下定决心,要将这些内容写成一本着作。可是,随着调查工作的日益深入,我所涉猎的範围,已经不止于白团活动的一九四九年至一九六八年这二十年间,还包括了从一九四五年日本败战到国民政府撤退台湾的这五年间,甚至一路回溯到中日战争,乃至于辛亥革命;在这样的追溯过程中,我一边蒐集资料,一边也反覆进行着相关的访谈。

在这样的作业之中,我最后所探寻得出、有关这一切的原点是:现代中国的历史,可说是与蒋介石个人的命运紧紧相繫的。学习日本、利用日本,最后克服日本,蒋介石以这样的形式,推动着某种「历史意志」的运作,这就是本书最后得到的结论。

我很清楚在台湾,有关蒋介石的历史与政治评价一向是相当敏感的主题,不过我的立场是相当明确的,那就是:重新理解蒋介石,不只是对台湾、对日本乃至于对中国近现代史的理解,也都是相当有助益之事,而这部分的工作,以现在的状况而言,不过是刚刚起步罢了。随着冷战结束以及两岸关係的变化,如今对于蒋介石的研究,正以和往昔截然不同的方式逐渐开展。在这各方面的优秀人才不断努力踏出的步伐当中,我希望自己的这本作品,能够成为这广大洪流的一部分,为正确理解蒋介石的重大任务略尽棉薄之力。更进一步说,能够让对蒋介石理解最深的台湾人阅读到我的作品,对我而言是极大的荣幸,同时也是相当严格的试炼。但愿书中描写有关白团的过往种种,能够多多少少唤起台湾的人们对于这段过往历史的求知与好奇心,这是我由衷的期盼。

本书在日本付梓的时间,是二○一四年的四月。或许是十分凑巧吧,就在同一时间,日本与台湾的有志之士成立了「白团显彰会」;显彰会初次的活动是在新北市树林区的海明禅寺,举行对白团的团长富田直亮,也就是白鸿亮的逝世三十五週年追思仪式。而在这之前,他们在台北举办了一场演讲会,会中邀请了我,以及在本书中也有登场的陈鹏仁先生担任讲师,就白团的相关内容发表演讲。和本书的刊行几乎有志一同的显彰会成立一事,令我不禁感到缘分的不可思议。

不只如此,在会中,有许多原来彼此互不相识的白团成员遗族从日本前来参加活动,他们一方面互相确认父亲生前的活动,同时也彼此进行交流;在这过程中,我之前为了本书取材而蒐集的白团成员住所与电话,发挥了很大的作用。对于自己多少能够为我取材的主题──白团的成员做出一点小小的回馈,我个人感到相当欣慰。

关于白团干部的实际情况,我这本书还有许许多多未能道尽的部分。包括我手边所拥有的户梶金次郎日记等资料,和留存在台湾国防大学里,「富士俱乐部」尚未整理的庞大资料与藏书,虽然不知对于后世的研究是否真能有所帮助,但我希望今后能为这些史料的系统性保存与整理,继续一尽己力。

本书是我的第五本作品,就台湾译本而言则是第四册,同时也是联经出版的第三册着作。在这些着作当中,这本《最后的帝国军人》是我写过篇幅最长、耗费时间最多,同时也是最殚思极虑的作品。

关于本书的刊行,我想在此感谢联经出版公司工作人员的多所关照。对于他们温暖与宽容的态度,以及尽可能配合身在海外的笔者我诸多任性的要求,请容我在此由衷表达最深的感谢之情。同时,对于译者芦荻小姐力求正确且谨慎的工作精神,我也要致上深深的谢意。

时值台湾版刊行之际,最后我想说的是:台湾对我而言,不只是「採访的现场」、「执笔的现场」,更是「读者所在的现场」,这是我最深的体悟。

◎本文为《最后的帝国军人:蒋介石与白团》的台湾版序

《最后的帝国军人:蒋介石与白团》 from Readmoo电子书

Photo From Wikimedia Commons